美贸易代表办公室2018.11.20发布“301报告”的更新版本

一、引言
继2017年8月发起针对中国的”301调查”和2018年3月发布首份报告之后,时隔7个月,美国时间2018年11月2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又发布了301调查报告的更新版本。
报告认为,”尽管美国一再努力与中国接触,国际社会也对中国的技术转让政策发出警告,但中国没有做出建设性的回应,也没有采取任何实质性行动解决美国的关切。”而且,”中国还在公开声明和政府间沟通中都明确表示,她不会对第301条的最初行动做出改变。”报告认为,中国9月份发布的《白皮书》,否认了其在涉及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的政策方面存在问题。
在过去的7个月中,美国仍在持续关注中国对301报告指出的”不合理行为”做出的反应,进一步对这类行为进行调查和取证。在这份新的报告中,美国认为,”中国根本没有改变与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为、政策和做法,这类不合理行为仍在继续。”
报告的框架基本参照原始报告。第二部分描述中国继续实施和支持网络盗窃,入侵美国公司和其他国家的商业网络的政策和做法,以及中国非法获取信息的其他手段。它们为中国政府提供了未经授权获取知识产权的途径,包括商业秘密或商业机密信息,以及技术数据、谈判立场以及敏感和专有的内部通讯信息。
第三部分认为,尽管中国在2018年放宽了一些外资所有权限制,并进行了一些边际上的改革,但中国政府仍然坚持使用外资限制来要求或迫使美国公司向中国实体转让技术。
第四部分描述了中国的歧视性许可限制,以及美国如何要求与中国磋商,并寻求在WTO框架下解决争端——关于保护知识产权的某些措施,但中国继续保持这些歧视性的许可证限制。
第五部分认为,虽然中国在2018年对美国的投资明显总下降,但中国政府继续直接,以不公平地方式,促进对外投资和对美国公司的收购,以获得先进技术和知识产。中国对外投资越来越多地集中在硅谷等美国科技中心的风险投资上,2018年创了新纪录。
美国注意到,301报告发布之后,中国刻意淡化了官方媒体对《中国制造2025》政策的重视,减少了媒体的关注。美国获取的信息显示,6月底,中国互联网宣传部发布了一份口头通知,要求各媒体”不要再使用《中国制造2025》,否则后果自负。”另外,对”产业政策”的报道和宣传也有所淡化。但美国认为,这只是表面上的,战略仍在实施。比如,国家战略咨询委员会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创新绿皮书——技术路线图(2017)》,更新和取代2015年中国制造2025重点领域技术路线图。下表为新老版本的对照。
二、网络入侵窃取商业机密
自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于2018年3月发布其调查结果以来,中国针对美国的网络盗窃行为的频率和复杂性都有所增加。
A . 中国对美国的网络盗窃事件不断上升
1. 中国网络盗窃的频率越来越高
根据2018年6月的一份报告,网络安全公司观察到,从2017年年中到2018年年中,中国政府支持的实体网络入侵的领域包括: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生物医学、民用空间、替代能源、机器人、铁路、农业机械和高端医疗设备等领域的企业。
一家网络安全公司CrowdStrike观察到,中国的国家黑客行动正在加快步伐,数量也在增加。另一家公司FireEye/Mandiant也同样表示,此前不活跃的中国黑客组织现已被重新激活。2018年11月,网络安全公司Carbon Black发现,”针对制造企业的攻击”在2018年第三季度大幅上升,这种攻击通常与中国的经济间谍活动有关。调查还发现,在前三个月接受调查的专业人士中,68%的人认为中国是可观察到的网络攻击的源头,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多。
2018年8月,网络安全公司Recorded Future发现,2018年5月的一系列网络攻击的IP地址来自清华大学。攻击者似乎在对阿拉斯加州州长访华的贸易代表团进行监视,重点关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信息。2018年10月,隶属于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和特拉维夫大学的专家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称,中国电信——中国三大国有电信企业之一——可能在使用PoP服务器劫持互联网流量,并通过中国大陆服务器将其引导,以进行可能的收集和分析。
美国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Agency)负责网络安全的高级顾问罗伯特乔伊斯(Robert Joyce)在2018年11月表示,在过去一年里,美国政府目睹了黑客和知识产权盗窃行为的兴起,这些行为的发起者是居住在中国的人,有时甚至是北京政府。
2. 中国APT10对美国公司的持续威胁
从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在对APT10的持续监控中获得的信息表明,中国网络盗窃事件的发生率正在上升。正如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最初的调查结果所指出的,一些网络安全公司认为,APT10是一个中国网络间谍组织,对包括美国公司在内的几家IT管理的主要服务提供商实施了一系列网络入侵行动。APT10的目标行业与中国的”十三五”规划重点行业交叉,目的是为推进国内的创新目标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举例……
3. 中国的网络盗窃行为越来越复杂
中国利用网络窃取知识产权和敏感商业信息的行为越来越复杂。2018年6月的一份报告援引网络安全专家的话称,中国政府支持的黑客已经开发出了隐藏攻击的新方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黑客们似乎在使用一些通用的”工具”,这些工具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独特的痕迹,这就加大了追踪的难度。在2018年11月的评估中,Carbon Black发现中国国家行为体已经改进了渗透和隐藏的方法。
B. 关于中国政府对美国航空航天和高科技公司开展经济间谍活动的指控
自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301报告公布以来,美国司法部已经起诉了中国政府指示的12家企业企业实体(或个人),他们窃取了15家公司的商业机密,这些公司主要从事航空和高科技行业。
1. 中国窃取商业性航天技术的行动
2018年10月30日,美国司法部宣布对2名中国情报官员、6名付费黑客和2名中国情报人员提起公诉,这些人被安置在一家法国航空航天公司。在至少五年的时间里,中国情报官员指示黑客和特工”协助侵入美国和海外公司的电脑”,目的是窃取航天和其他高科技行业的知识产权和机密商业信息。起诉书列出了13家受害者公司,包括马萨诸塞州、亚利桑那州、俄勒冈州、威斯康星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航空公司,以及英国、法国和澳大利亚的公司。
起诉书说,中国情报机构的目标之一是获取与商用喷气客机使用的涡扇发动机相关的数据和信息。入侵活动发生时,一家中国国有航空航天公司正试图开发自己的发动机,以用于在中国和其他地方制造商用飞机。攻击者关注的涡扇发动机,是由一家法国航空航天公司和一家美国航空航天公司合作开发的。
根据起诉书,中国情报人员和黑客用鱼叉式网络钓鱼等策略、恶意软件、幽灵域名、或动态域名服务(DNS)账户注册多个域名和频繁变化相关的互联网协议地址、域名劫持等方式进行网络攻击,或拉拢目标公司的员工获取信息。这些行动者对目标公司发动了多次攻击。在一次针对某家法国航空航天公司的攻击中……(以下为情报人员的对话)
在起诉书中描述的另一个例子中,在中国情报官员的指示下操作的一名黑客创建了一个”谷歌AppEngine”账户,并与他的同事合作,在俄勒冈州一家航空航天供应商的网络上安装了恶意软件。这家公司生产中国感兴趣的涡扇发动机制造零部件。这名黑客随后使用谷歌App Engine账户植入的恶意软件,并在至少7个月的时间内窃取商业数据。在另一个例子中,一个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公司的系统被植入了恶意软件,黑客们利用该公司的系统对其他受害者进行进一步的攻击。
简而言之,起诉书指出,中国进行了系统和彻底的网络攻击,目的是窃取有价值的知识产权,以推进其产业政策。
2. 中国情报项目对美国的经济间谍活动
中国的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行为与知识产权的盗窃行为密切相关,很多时候都是利用内部人士。一种常见的模式——在2008年10月公布的一份起诉书中显示——似乎是在目标公司招聘雇员,这些雇员从雇主那里获取商业敏感信息,并将其转交给中国政府机构。2018年9月发生的另一起刑事案件也表明,中国情报机构试图从美国合作伙伴那里收集有关潜在招募人员的信息。
根据2018年10月公布的起诉书,中国高级情报官员”Xu Yanjun”试图窃取欧美航空公司的商业机密。他特别针对的是美国飞机引擎供应商的技术,该技术涉及”风扇叶片和风扇叶片外壳中某些类型的复合材料的设计和使用,这些材料可提供更大的发动机耐久性、减轻重量和降低成本”。据估计,该公司花了”数十亿美元的研发投资”来开发这些技术,时间长达几十年。这种飞机发动机技术使公司”在同行业中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起诉书说,Xu Yanjun与隶属于政府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NUAA)的一名官员合作。NUAA由中国工信部(MIIT)管理。起诉书的话说,工信部”对中国航空业有着重大影响”。Xu和公司的一名员工建立了关系。他向这位员工谎报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假扮成科技协会的一名官员。根据起诉书,Xu与NUAA合作,邀请该员工就受害者公司的”标志性材料设计和制造技术”进行演示。作为回报,NUAA将支付所有费用并支付津贴。
据起诉书称,Xu的计划在其在比利时被逮捕后才被叫停。据起诉书称,在收到该员工电脑的电脑文件目录后,Xu安排与该员工会面,并获取该员工公司的电脑。Xu证实,该员工公司电脑的内容可以被导出到一个便携式硬盘上。相反,美国和比利时的执法部门进行了干预,Xu被引渡到美国。
其他案例……
3. 中国从美国窃取半导体技术的行动
美国司法部2018年11月公布的另一项起诉书则讨论了中国窃取美国计算机技术的行为。在涵盖2016年至2020年的”十三五”规划中,中国优先发展集成电路设备,包括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DRAM可用于尖端计算、消费者、网络、汽车、工业、嵌入式和移动产品。中国正在寻求建立自己生产DRAM的能力,这将减少其对美国制造商的依赖。中国最高政府机构国务院将DRAM产业的建设视为”国家经济优先事项”。
根据起诉书,中国政府成立了福建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简称”晋华”),以帮助实现其DRAM生产目标。晋华的”唯一目的”就是创造和制造DRAM。中国政府以50多亿美元的资本创办了晋华。2016年前后,晋华与台湾联合微电子公司(UMC)签订了技术合作协议,试图开发DRAM技术。晋华资助UMC,UMC承诺”发展DRAM技术,将技术转让给晋华,由晋华批量生产”。
在这起案件中,美国的受害者是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美光科技公司(MicronTechnology, Inc.),该公司是”唯一一家生产DRAM的美国公司”。它是半导体行业的领导者,”提供了全球大约20-25%的DRAM生产”。根据起诉书,晋华非法获取美光的商业机密,其中包括”用于设计和制造先进DRAM技术的高效制造流程的详细、机密信息”。
起诉书称,晋华在美光台湾子公司——美光记忆台湾有限公司(Micron MemoryTaiwan Co., Ltd.,MMT)招募员工窃取DRAM技术商业机密。首先,UMC聘请了MMT的前总裁”陈正坤”。陈正坤接着招募了在MMT有12年工作经验的J.T.Ho,他从MMT那里获取了机密信息,并将其用于UMC和晋华的合作项目——DRAM技术设计。Ho还招募了MMT的前员工”王永明”,”他接手了900多份MMT文件,其中一些文件包含了MMT机密和专有信息,可用于公司当前和未来几代还处于研发阶段的DRAM技术的设计。
根据起诉书,被窃取的商业秘密价值高达87.5亿美元。UMC和晋华已经申请了多项专利,这些专利所包含的信息”与美光的(商业机密)技术相同或非常相似”。随后,UMC利用中国法律阻止美光在中国销售其DRAM产品,声称美光侵犯了它的专利。
在中国经济间谍事件中,美国做出了强烈回应。本月早些时候,美国司法部公布了对晋华、UMC和MMT前雇员的起诉书。美国商务部最近采取行动,限制向晋华出口技术。由于半导体技术的重要性,商务部认定”晋华面临着与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相抵触的重大风险”。
4. 中国在其他国家开展的间谍活动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于2018年3月发布了《301条款报告》后,澳大利亚、日本、欧盟和韩国都发布了关于中国政府支持的商业网络入侵和网络盗窃的报道。
澳大利亚: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报告”)在2018年9月的一份报告中发现,中国没有履行对澳大利亚的承诺,该声明旨在避免商业网络间谍活动。经国家安全部门证实,该情报强调了华为在网络间谍活动中的作用。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局(nationalsecurity source)证实,该情报突显出华为和中国另一家主要电信设备供应商中兴(ZTE)参与了澳大利亚5G网络的建设。
日本:根据2018年8月的一份报告,日本正在考虑将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排除在信息系统建设公共合同竞标之外。日本《产经新闻》(Sankei Shimbun) 8月26日报道称,日本政府正在考虑出台这一禁令,目的是防止网络攻击和机密信息泄露,并与美国和澳大利亚最近对两家中国科技公司的限制保持一致。该报发表的这份报告称,政府已开始讨论具体措施,其中将包括一套严格的标准,企业需要满足这些标准,才能有资格参与信息系统的公共采购。
欧盟:本月早些时候,德国公共广播公司Deutsche Welle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间谍涉嫌窃取德国工业支柱》的文章。这篇文章指出,近年来,德国符腾堡州的企业”越来越频繁地成为中国经济间谍活动的目标,作为当地支柱产业的汽车行业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符腾堡州内政部在回答州议会的提问时证实了这一消息。此外,上述报告还指出,德国戴姆勒公司(Daimler AG)也成为了清华大学的目标。
韩国:2018年6月,水原区检察院起诉一个中国人在韩国试图非法使用一个外部硬盘转移与可折叠的OLED技术相关的商业机密,该技术主要是用于电视、智能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
三、不公平的技术转让制度
中国实施技术转让的两种主要方法是:外国所有权限制和行政许可和批准制度。这两个方面因中国外商投资审批制度的不透明和自由裁量权而进一步深化,中国官员可以通过口头沟通和非正式行政指导来迫使外国公司转让技术。
尽管中国在2018年放宽了一些外资所有权限制,并做出了一些边际上的改变,但中国在强制技术转让方面的行动、政策和实践仍在继续。以下是案例:
上海美国商会(AmCham Shanghai)发布的《2018年中国商业报告》称,21%的会员企业感到了转移技术以换取市场准入的压力,高科技企业感受尤为明显;44%的航空航天公司和41%的化学公司报告说面临”显著”的技术转让压力。
2018年9月,美国中国-美国商会(USCBC)发布了2018年年度会员调查报告。报告显示,超过58%的受访者称”许可和监管批准”,34%的受访者称”外国投资壁垒”,27%的受访者称”政府施压偏袒中国企业”是中国保护主义的特征。对欧洲企业的调查结果类似。
西方国家指责的行为包括:”许可证获取”、”市场准入壁垒”、”不平等和不公平待遇”以及”复杂和冗长的行政程序”。
中国只对外国投资限制做了边际上的改变,比如博鳌论坛上公布的对外国所有权限制的改变。但报告指出,汽车行业是中国继续使用外国投资限制的一个例证。有几个因素表明,非中国汽车制造商将继续面临与中国合作伙伴分享技术的巨大压力。
中国正在考虑对汽车投资实施新的限制,这将对非中国实体造成更大的负担。2018年5月发布的《汽车行业投资管理条例草案》将禁止对新的燃料汽车制造工厂进行某些投资,并将使现有燃料汽车制造企业面临与现有汽车生产、汽车出口和新能源汽车产量相关的新要求。条例草案还规定新成立的纯电动汽车制造企业以及寻求扩大电动汽车生产能力的燃料汽车制造企业必须满足一些繁重的要求。外国汽车制造商试图在没有中国合资伙伴的情况下建立新的制造设施,它们会发现,要满足这些要求特别困难。
这些投资限制草案还有助于说明,外国汽车制造商与中国各领域的外国公司一样,继续受到中国技术转让制度中使用的行政审查和许可程序的制约。
四、对外投资
根据中国2017年官方对外直接投资统计报告,2017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总额为1582.9亿美元,同比下降19.3%。,荣鼎集团和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数据同样显示了2017年和2018年的下降趋势。荣鼎的一份报告称,在2018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完成的并购和绿地投资只有18亿美元发生在美国——同比跌幅超过90%,七年来的最低水平。中国2017年官方数据也显示,中国在美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
中国整体对外投资的减少并不奇怪,也不表明中国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高科技收购的行为、政策和做法。有许多因素在起作用:首先,美国既强调了对中国对外投资政策和做法的长期关切,也越来越多地采取直接行动加以解决;其次,中国一直在通过抑制房地产等行业的收购来减少整体对外直接投资。
报告指出,尽管总体对外直接投资减少,但中国有针对性的技术和知识产权收购仍在继续。特别是近几个月来,中国对硅谷等美国科技中心的风投加大了力度。中国还没有解决其对外投资体制带来的问题。事实上,这种投资制度似乎基本上没有改变。
根据荣鼎咨询集团(Rhodium Group)的数据,从2018年1月到5月,中国在美国的风险投资接近24亿美元,比以前的记录2015年的全年还要多。
同样,彭博社编制的投资数据显示,2018年,与至少有一名在中国注册的投资者进行的风险投资规模有所上升,到2018年11月15日达到创纪录高点。
中国风投投资者在美国风投界越来越活跃。分析人士估计,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中国投资者参与了美国所有风险交易的10-16%。根据彭博社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15日,中国风投投资者共参与了151笔交易,大致相当于2017年中国投资者参与167笔交易的历史最高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风险投资在美国投资的重点行业与中国政府继续通过对外投资和国际合作获取新技术的目标是一致的。中国在美国的风险投资从2014年就开始了,并且一直专注于信息和通信技术(ICT)领域。尽管对信息通信技术领域的投资依然强劲,但在美国的中国VC投资者对中国政府产业政策和计划确定的战略性优先领域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这些行业包括机器人技术和人工智能(AI),还有生物技术。近年来中国在美国的风险投资活动增加,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生物技术。
学术研究表明,风险投资公司与技术扩散有关,因为风险投资公司经常鼓励他们的投资标的公司共同研究。它们还促进技术人员的流动。研究人员估计,风险投资约占美国创新活动的14%。
五、作者简评
关于中美当前的纠纷,唯一乐观的理由是:外部压力倒逼改革。
实际上,美国对中国的指责,在国际上多多少少也算是”潜规则”了,哪个国家还没有点间谍行为啊。但是美国指责的,是商业领域的间谍行为。这方面,只有相对落后的国家,相对落后的行业,盗窃相对发达国家、先进行业的技术和知识产权的道理。即使这类商业性质的间谍行为在国际间也属”常态”,一个合理的推测是,相对落后国家更为频繁。
毋庸置疑,它不利于营造公平竞争的环境。我们不清楚地是,中国在很多领域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美国是否也开展过类似行为。如果有,中国是否可以用类似的官方报告的形式予以回应,意义多大?还是说,真如人民日报说的,”不屑于”与美国纠缠了?
Anyway,等G20峰会”习特会”的时候再看看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Categories

温馨提示

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Pages

Blog Archive